\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6A80F40CEB714C649251665313F373213FECD44F_size110_w1080_h720.jpeg" alt="11月7日,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费城举行的新闻发布上,朱利安尼发" />
这个76岁的男人,是特朗普选战“翻盘”的最后希望
\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 detailPic">\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6A80F40CEB714C649251665313F373213FECD44F_size110_w1080_h720.jpeg" alt="11月7日,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费城举行的新闻发布上,朱利安尼发言,誓言要与所谓的选票造假抗争到底 图源:ICPhoto" />\u003c/p>\u003cp class="picIntro">11月7日,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费城举行的新闻发布上,朱利安尼发言,誓言要与所谓的选票造假抗争到底 图源:ICPhoto\u003c/p>\u003cp>尽管特朗普仍然坚称,刚刚过去的大选中存在舞弊,但 情况已经极为不利:截至11月20日,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提起的诉讼战绩为29败1胜。\u003c/p>\u003cp>CNN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和女婿库什纳也在努力说服他“认输”。\u003c/p>\u003cp>但是,有一个男人仍然坚定地选择为特朗普而战。\u003c/p>\u003cp>他支持特朗普的一切观点,他出席法庭,不放过任何改变选举结果的机会。他曾慷慨激昂地表示,誓与选票造假抗争到底。他高声呼喊:“媒体、媒体、媒体,媒体不能决定选举,法院才能决定。”\u003c/p>\u003cp>这个男人是特朗普私人律师\u003cstrong>鲁迪·朱利安尼\u003c/strong>,最忠诚于特朗普人士之一,也是特朗普选举诉讼最后的希望。\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 detailPic">\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FE0F0E077DCD061CBCC612EA4C4BC805FA7727BD_size240_w594_h555.pn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93.43434343434343%;" alt="朱利安尼质疑投票合法性的的帖子" />\u003c/p>\u003cp class="picIntro">朱利安尼质疑投票合法性的的帖子\u003c/p>\u003cp>支持者看到了他对特朗普的忠诚,反对者则称他为小丑。美国著名政治评论家Matthew Dowd就在推特上不无遗憾地说,眼看朱利安尼从“美国市长”变成今天的样子,就像在看蝙蝠侠电影中,一个恶棍是如何诞生的。\u003c/p>\u003cp>\u003cstrong>曾经,朱利安尼在美国人心中,确实是蝙蝠侠一样的人物,他曾经是911事件中的英雄、反黑先锋。只是如今,他想拯救的,只有特朗普一人。\u003c/strong>\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❶\u003c/strong>\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美国市长\u003c/strong>\u003c/p>\u003cp>1985年12月16日傍晚,一辆黑色林肯加长车停在纽约皇后区一家酒吧门口。车门打开,70岁的保罗·卡斯泰拉诺走了出来。\u003c/p>\u003cp>卡斯泰拉诺身高1米9,体重230斤,举止庄重,行事谨慎。他绰号“教皇”,是美国势力最大的黑手党甘比诺家族首领,他来皇后区是会见一些高级下属。\u003c/p>\u003cp>下车时,卡斯泰拉诺并没有注意到四个戴着哥萨克式皮帽的男人向林肯车走来。他们走近后,一言不发地从大衣里掏出半自动手枪。其中两个人朝卡斯泰拉诺头部和躯干发射了六发子弹,另外两人向卡斯特利亚诺的司机兼首席副手汤米·比洛蒂射了八枪。完成刺杀后,他们没有停留,直接向46街的方向逃走。\u003c/p>\u003cp>美国黑社会的最高统治者浑身是血地躺在排水沟旁边,一个小时后才被人发现。\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 detailPic">\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C7A14B695A503978E6D958975846C37F93B35347_size136_w1080_h724.jpe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67.03703703703704%;" alt="1985年12月16日,黑手党首领保罗·卡斯泰拉诺遇刺后的现场 图源:ICPhoto 图" />\u003c/p>\u003cp class="picIntro">1985年12月16日,黑手党首领保罗·卡斯泰拉诺遇刺后的现场 图源:ICPhoto 图\u003c/p>\u003cp>卡斯泰拉诺之死标志着美国黑帮仇杀进入高峰,那时也是纽约治安最差的时期之一。\u003c/p>\u003cp>卡斯泰拉诺被杀后半个月,39岁的鲁迪·朱利安尼被里根总统任命为纽约南区检察官。朱利安尼1944年出生于纽约市布鲁克林区普通劳动者家庭,祖辈系意大利移民。上世纪60年代,他毕业于纽约大学法学院,毕业后进入美国司法部,来纽约前已经升到了司法部副部长的位置。\u003c/p>\u003cp>朱利安尼回到家乡,对黑手党发动反击。当时,纽约已经是一个“腐烂的大苹果”,平均每天发生近2000起重大犯罪案件,平均每周有40多人被谋杀,纽约成为全美“犯罪之都”。\u003c/p>\u003cp>朱利安尼到任后,立即着手对付纽约黑手党五大家族。之前,美国政府只关注黑手党家族的打手、小喽啰,在朱利安尼建议下,联邦调查局开始大规模监视家族首领。FBI的窃听器遍布五大家族的各个角落,在车里,在家里的台灯里,在他们常去的餐厅里……\u003c/p>\u003cp>很快,朱利安尼就得到了回报。\u003c/p>\u003cp>1985年12月,卡斯泰拉诺被杀两年后,在纽约联邦广场联邦大厦里,朱利安尼举办了一场新闻发布会。他宣布纽约南区地检起诉了10名黑手党高层,包括全部五大家族首领。\u003c/p>\u003cp>这份包含15项罪名的起诉书指控这些家族进行有组织犯罪活动,包括高利贷和赌博等黑帮经典行为,以及劳工诈骗,甚至谋杀。\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 detailPic">\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F13B92655CA5476603E5DF820912AA05E5BE0683_size41_w780_h438.jpe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56.15384615384615%;" alt="朱利安尼 图源:CNN" />\u003c/p>\u003cp class="picIntro">朱利安尼 图源:CNN\u003c/p>\u003cp>朱利安尼告诉媒体,所有黑手党犯罪活动都是由一个“委员会”指挥的,委员会成员正是五大家族的首领。\u003c/p>\u003cp>“这是执法部门的大日子,也许是黑手党最倒霉的日子”。\u003c/p>\u003cp>最终,八名被告在法庭被判定有罪,被判决高达百年的刑期。朱利安尼也收获了反黑英雄的名声。\u003c/p>\u003cp>这之后,朱利安尼将目光瞄准了纽约市长。1993 年,朱利安尼以 49.25% 的选票当选,成为自 1969 年以来第一个当选纽约市长的共和党人。\u003c/p>\u003cp>反黑英雄朱利安尼上任后,继续主抓治安。他创建了一套被称为“警务责任系统”(CompStat)的犯罪防治机制,以统计学方式来分析地区犯罪及犯罪手法,以图表方式来计算警察人员执法效率。这一系统后被全美许多城市警察部门采用。\u003c/p>\u003cp>在他第一个任期里,纽约市总体犯罪率下降了56%,凶杀案下降了66%;新增42万个工作岗位;领福利救济的人减少了64万;23亿美元的财政赤字变成几十亿美元盈余。1997年,朱利安尼以57%的支持率连任纽约市长。\u003c/p>\u003cp>让他在全美家喻户晓的是,他第二个任期里发生了911事件。\u003c/p>\u003cp>在第二架飞机撞上世贸大楼后,朱利安尼立即赶到现场,差点被困住。他在场亲自指挥各种纽约市救灾单位,协调来自州政府和联邦政府救援活动,组织反恐行动、抢救遭摧毁的公共设施。\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 detailPic">\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3BB7F3D347166E4EA763F77FD1673A5A9A1EBA01_size205_w1080_h1687.jpe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156.20370370370372%;" alt="2001年9月12日,时任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安慰911遇难者家属安妮塔·德布雷斯。图源:ICPhoto" />\u003c/p>\u003cp class="picIntro">2001年9月12日,时任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安慰911遇难者家属安妮塔·德布雷斯。图源:ICPhoto\u003c/p>\u003cp>911当天,朱利安尼频繁出现在全国性媒体电视画面和广播上,他直接或间接下达了数百道命令。当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时,他已经向全国喊话:“我们将进行重建,我们将比以前更强大。”\u003c/p>\u003cp>911事件发生后第二天,朱利安尼发布了一张著名照片。照片上,他戴着海军棒球帽和飞行员夹克,放下了自己的口罩,安慰安妮塔·德布雷斯(Anita Deblase),后者的儿子詹姆斯被埋在了废墟里。\u003c/p>\u003cp>“他在废墟的底部“,德布雷斯对朱利安尼说。朱利安尼紧握她的双手,低下了头。\u003c/p>\u003cp>911事件将朱利安尼的声望推至最高峰。《时代》杂志将年度人物授予了他,伊丽莎白二世女王授予他荣誉骑士勋章,奥普拉·温芙瑞在2001年9月23日的911纪念会上赞誉朱利安尼为“美国市长”,这是一个市长能够获得的最高赞美了。\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❷\u003c/strong>\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特朗普最好的朋友\u003c/strong>\u003c/p>\u003cp>1986年,朱利安尼第一次遇到特朗普。\u003c/p>\u003cp>当时,纽约市一直想翻新中央公园的Wollman溜冰场,但始终没有人接手。特朗普得知消息,挺身而出,在短短四个月内完成了该项目,而且预算低于市政府提议的价格。\u003c/p>\u003cp>完工之后,特朗普对当时纽约市长埃德·科赫(Ed Koch)表示,想以自己的名字命名该溜冰场,结果遭到科赫断然拒绝。特朗普狂怒之下,向科赫开炮。\u003c/p>\u003cp>时任纽约南区检察官的朱利安尼正在第一次谋求纽约市长的职位,他和同为共和党的特朗普一拍即合,特朗普成为朱利安尼最大支持者。那一年朱利安尼没有成功,但两人却成为朋友。\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 detailPic">\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606684F179148413BA627D62ADB978BA61B40443_size94_w1080_h707.jpe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65.46296296296296%;" alt="2015年7月6日,特朗普决定参加美国大选后,在纽约的一场筹款活动上与朱利安尼会谈 图源:ICPhoto 图" />\u003c/p>\u003cp class="picIntro">2015年7月6日,特朗普决定参加美国大选后,在纽约的一场筹款活动上与朱利安尼会谈 图源:ICPhoto 图\u003c/p>\u003cp>朱利安尼和特朗普之间政治气质有很多相似之处。朱利安尼在政坛上非常好斗,后来一直被特朗普效仿。\u003c/p>\u003cp>前新泽西州长、日后特朗普最重要的政治顾问之一克里斯·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与朱利安尼曾经共事多年,他这样描述朱利安尼,“当他决定出拳后,绝不犹豫。”\u003c/p>\u003cp>2015年中,特朗普准备竞选总统,作为密友,朱利安尼并没有将之放在心上。他在福克斯电视台接受采访时,认为共和党有希望的候选人是杰布·布什以及克里斯·克里斯蒂,根本没有提到特朗普。据《纽约客》的报道,节目结束之后,特朗普给他电话,问“你最好的朋友呢?”\u003c/p>\u003cp>随着特朗普竞选活动展开,朱利安尼对他的前景开始乐观起来。2016年8月,他加入了特朗普竞选团队,成为竞选集会发言人。在当年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朱利安尼发表了轰动性的讲话,抨击希拉里,让共和党全党转向特朗普。这次讲话之后,朱利安尼成为特朗普最亲近的幕僚。\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 detailPic">\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F1BE9EF53500ADCC8FE49097F77270C9E05DA7ED_size47_w1080_h648.jpe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60%;" alt="2016年10月,缅因州,朱利安尼在一场集会上为特朗普造势 图源:《卫报》" />\u003c/p>\u003cp class="picIntro">2016年10月,缅因州,朱利安尼在一场集会上为特朗普造势 图源:《卫报》\u003c/p>\u003cp>2016年10月,特朗普遇到了上次大选最严重的危机,他侮辱女性的讲话录音(grabbing women by the pussy)被泄露出来,包括莱因斯·普里布斯(Reince Priebus,后来成为特朗普的第一任幕僚长)在内的共和党高层告诉特朗普:如果不能止损,他就要完蛋了。\u003c/p>\u003cp>这时候,朱利安尼出动了。他不停地在各种场合演讲,宣称这个录音是民主党人的阴谋。他创下了一天五场电视脱口秀的壮举。凭借他非凡的精力,特朗普基本盘被稳住了。胜选之夜,特朗普给他打了电话。\u003c/p>\u003cp>朱利安尼对《纽约客》记者回忆道,特朗普说“自己的获胜与我有很大关系,我很开心听到他这么说。”\u003c/p>\u003cp>特朗普组建过渡政府时,朱利安尼努力争取国务卿这个位置,但最终失败,这让他非常失望。他后来拒绝了司法部长和国土安全部长的职务,回到了自己的律所。\u003c/p>\u003cp>朱利安尼的遭遇也反映了特朗普的性格:自负、多疑,对他的忠诚并不一定能够得到回报。他担任总统之后,所有最亲密的顾问都被他羞辱了一遍,普里布斯、塞恩·斯派塞、班农、科恩等。\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 detailPic">\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34DAB1EFECD15655B195B97FB800C2026A755B2F_size40_w737_h491.jpe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66.62143826322931%;" alt="2016年11月20日,朱利安尼与特朗普在特朗普国际高尔夫俱乐部 图源:DREW ANGERER/GETTY" />\u003c/p>\u003cp class="picIntro">2016年11月20日,朱利安尼与特朗普在特朗普国际高尔夫俱乐部 图源:DREW ANGERER/GETTY\u003c/p>\u003cp>2018年4月,民主党内呼吁拜登竞选总统的声音日益高涨,这让特朗普非常不安,他又想到了老朋友朱利安尼。朱利安尼受命前往乌克兰,得到了前特朗普竞选主席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的帮助。保罗·马纳福特曾在乌克兰担任前总统亚努科维奇的顾问,多年来在乌克兰发了大财。马纳福特声称,拜登的儿子亨特曾在乌克兰天然气公司Burisma董事会任职。朱利安尼将利用这些信息向乌克兰官员施加压力,要求他们发起针对拜登的调查。\u003c/p>\u003cp>特朗普非常满意朱利安尼的工作,让他重新回到自己的圈子。2018年,白宫光明节派对,朱利安尼来到白宫,与特朗普私下谈了半小时。之后特朗普在大厅称赞朱利安尼,“非常了不起的成就,继续努力。”\u003c/p>\u003cp>朱利安尼再次成为特朗普身边不可或缺的人物,一直到这次选举。\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❸\u003c/strong>\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唯一的依靠\u003c/strong>\u003c/p>\u003cp>2020年11月14日,特朗普陷入绝境。他的团队在战场州提起了20起诉讼。\u003c/p>\u003cp>战场州又称为摇摆州,对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支持差距历来不大,也是两党竞选人的必争之地。\u003c/p>\u003cp>特朗普团队发起的诉讼,结果是19败,唯一在宾州获得的有利裁决也并不影响最终胜负。一些事务所已经看不到诉讼前景,两家分别在宾夕法尼亚和亚利桑那代理特朗普团队的大型律师事务所退出了诉讼。\u003c/p>\u003cp>这个时候,特朗普唯一可用之人就是朱利安尼。他在推特上宣布,朱利安尼将接管他所有的竞选诉讼。\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 detailPic">\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80B5E3FCAD8B56A0828FEDDE5969759DB280EBCF_size141_w1080_h1619.jpe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149.9074074074074%;" alt="2020年11月初,朱利安尼在费城代表特朗普竞选团队解释诉讼事宜 图源:《纽约时报》" />\u003c/p>\u003cp class="picIntro">2020年11月初,朱利安尼在费城代表特朗普竞选团队解释诉讼事宜 图源:《纽约时报》\u003c/p>\u003cp>朱利安尼对之前的律师团队持否定态度,主张采取更多的雷霆暴击手段。11月11日,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与助手举行会议时,特朗普让朱利安尼用免提通话。\u003c/p>\u003cp>朱利安尼指责特朗普的助手对特朗普的获胜机会过于悲观,副竞选经理贾斯汀·克拉克(Justin Clark)气势汹汹地回击,两人互相怒吼。\u003c/p>\u003cp>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当选举顾问讨论应对选举结果的各种方案时,朱利安尼突然插话,嘲笑这些方案不够激进。\u003c/p>\u003cp>《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说,朱利安尼的介入“让竞选阵营和白宫的人感到恼火”,他们形容朱利安尼“煽动性和鲁莽的风格会带来适得其反的后果,只会令特朗普毫无来由地产生乐观情绪”。\u003c/p>\u003cp>朱利安尼的出马并没能立竿见影,76岁的他在法庭表现并不好。11月17日,他在宾州高院亲自上庭。法官问他是不是指控选举舞弊,朱利安尼先回答“是”,然后又说事实并非如此。法官被他的回答弄得一头雾水,再次追问,他说并不指控舞弊,舞弊只是一个“计划”,并未完成。\u003c/p>\u003cp>法官接着问他,“你的指控要求我宣布几十万张作废,你能告诉我这个诉求是合理的吗?”朱利安尼长时间沉默,之后不回答法官的问题,只是重复他所谓的舞弊指控。\u003c/p>\u003cp>11月17日,宾州高院驳回了朱利安尼的指控,在他的领导下,特朗普的大选诉讼变成了24负零胜。老迈的911英雄、纽约人曾经的“蝙蝠侠”,似乎还会继续为特朗普而战,但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u003c/p>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足球即时比分直播时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18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