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败过日本的印第安人,在美国南方骑马“推翻”特朗普
\u003cp>“套上马鞍,骑10英里去投票,让人们听到我们的声音。”\u003c/p>\u003cp>遥远的褐色土地的地平线,骑马的女人和男人踏尘而来,他们到达投票地点,从马背上翻身下来,把一张张选票投到票箱……\u003c/p>\u003cp>骑着黑色大马,穿戴印第安人服饰的女子走在中间。她是30岁的艾丽·杨(Allie Young),美国亚利桑那州纳瓦霍族人,也是“保护神圣”(Protect the Sacred)组织联合创始人。今年10月以来,艾丽·杨多次带领族人,用骑行的方式,为美国大选投票。\u003c/p>\u003cp>艾丽·杨所在的美国亚利桑那州,又被称为“大峡谷之州”,这里保守势力根深蒂固。过去60多年的总统大选,一直是共和党的大本营——民主党人极难获胜,只1996年克林顿在该州获取过一次胜利。四年前,共和党人特朗普仍以4个百分点的优势获胜。\u003c/p>\u003cp>随着该州人口结构变化,今年拜登以领先0.3个百分点——多出1.2万张普选票险胜特朗普。数据显示,纳瓦霍人合格选民6.7万,或有超九成人投票给拜登。外界普遍认为,正是纳瓦霍人鼎力相助,拜登才在亚利桑那打败特朗普。\u003c/p>\u003cp>\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3D4CDAA7DB75034B9918FC3780C2E71B3CC6EA66_size90_w800_h800.jpeg" />\u003c/p>\u003cp>艾丽·杨带着族人骑马去投票。图片:网络\u003c/p>\u003cp>\u003cstrong>被特朗普抛弃的“风语者”后代\u003c/strong>\u003c/p>\u003cp>美国大选尘埃落定,帮忙打败特朗普的纳瓦霍人——二战传奇士兵“风语者”的后代,再次走入大众视线。\u003c/p>\u003cp>作为美国最大的印第安人分支,纳瓦霍族人大约20万。住在美国最大的印第安人保留地,大部分土地在亚利桑那州境内。纳瓦霍人外貌类似东亚人,有自己的语言,该语言属阿萨巴斯卡语(Athabascan)系,由于语法和发音特殊,又没文字,外人很难学会。\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35158BC2C4B9DE99F1FE130676E1BB4DAC0F813E_size52_w800_h513.jpe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64.125%;" />\u003c/p>\u003cp>1993年6月,一群纳瓦霍印第安人经过他们保留区的边界,媒体不允许越过这个边界。图片:法新社\u003c/p>\u003cp>独特的语言让纳瓦霍人在二战中扬名。因为在太平洋战场初期,日军总能用各种方法破译美军密码。为改变不利局面,美军借鉴一战经验,用语言晦涩的土著兵当密码员,减少泄密的风险。1942年,美军在亚利桑那等地,招收几百名会纳瓦霍语和英语的土著人展开培训。选拔出29名,组建海军陆战队第382野战排,成立了美军第一支少数民族情报部队。\u003c/p>\u003cp>纳瓦霍语取材自然,包含动物声、水声、风声等,所以这些士兵被称为“风语者”。不过,刚被分配到作战部队时,土著兵并不被信任。当他们开始传递情报,并准确无误时,美军就开始尊称“风语者”为“酋长”了。1942年到1945年间,“风语者”参与太平洋舰队发起的所有进攻行动。\u003c/p>\u003cp>“风语者”战功赫赫,二战后陆续退伍。但因军方认为纳瓦霍密码可能再次派上用场,不宜暴露,于是被要求严格守秘。此后相当长一段时间,被问及二战时所从事的兵种,“风语者”只能简单地回答:我是一名语务员。\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86373DF5D618ED10AC31282D1B7217911A0CA191_size121_w800_h1024.jpe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128%;" />\u003c/p>\u003cp>1943年,带着海军信号装置的纳瓦霍“风语者”,在一片空地上操作收音机。图片:法新社\u003c/p>\u003cp>直到1968年,“风语者”才被美国官方正式解密。20世纪90年代,时任美国总统的老布什,为健在的6名纳瓦霍密码员颁发勋章,高度赞扬他们在二战期间的贡献,并表示这是“迟到的光荣”,自此,“风语战士”广为世人所知。\u003c/p>\u003cp>好莱坞还以纳瓦霍人为原型,由吴宇森导演,拍摄了战争电影《风语者》。现实中,2014年6月4日,最后一名“风语者”切斯特·内兹,因肾衰竭在睡梦中平静离世,享年93岁。自此,美国最早的29名“风语者”全数凋零。\u003c/p>\u003cp>当短暂荣光消逝在历史长河,美国南方的纳瓦霍人,再次沉寂下来。\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B07F117777A9CFF3E43F15F8CF203D92C5DCF821_size141_w800_h841.jpe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105.125%;" />\u003c/p>\u003cp>2001年6月,时任美国总统的小布什向纳瓦霍族“风语者”切斯特·内兹(左)致敬。图片:法新社\u003c/p>\u003cp>长期被忽视和虐待的历史,影响了土著人获得医疗保健、教育、便宜水资源以及其它资源的机会。如今,他们虽然占据了保留地的大片土地,但三分之一的原住民仍生活在贫困之中。\u003c/p>\u003cp>今年春天,纳瓦霍族还成新冠感染高危地区。尽管部族实施一些全国最严格的预防措施,但在纳瓦霍自治区,5月份的人均感染率仍高于美国任何一个州,包括当时处于大流行中心的纽约。\u003c/p>\u003cp>为帮助应对危机,“无国界医生”甚至向纳瓦霍特派一支医疗队伍。要知道,这个国际组织一般是向世界上遭受战争、饥荒和自然灾害最严重地区提供援助的。\u003c/p>\u003cp>到11月初,纳瓦霍族人检测到新冠感染1.4万,600多例死亡,逝者大多是老人。\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111321349F36E713F86261AC004DB550A6BF450B_size445_w800_h450.pn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56.25%;" />\u003c/p>\u003cp>30岁的艾丽·杨(Allie Young)。图片:网络\u003c/p>\u003cp>纳瓦霍族人艾丽·杨就是受害者之一,这场大流行不仅摧毁了她的家庭——她叔叔感染新冠,几个家族成员也死于新冠。考虑到印第安老人在文化传承和保护方面的巨大作用,病毒的破坏性尤其大。\u003c/p>\u003cp>艾丽·杨说,一位纳瓦霍老奶奶遵守所有禁闭规定,在家待了一个多月,勤洗手,注意社交距离,但她的子女和孙辈来看她时,这位老人却感染上新冠,最终不幸去世。\u003c/p>\u003cp>艾丽·杨在一家公益机构工作,机构总部在洛杉矶,主要是关注被边缘化的历史社区。为支持族人对抗新冠,她于今年3月成立草根组织“保护圣神”,以帮助保存部族文化,救济易被病毒伤害的老年人。\u003c/p>\u003cp>然而,当病毒像野火一样蔓延在纳瓦霍,连民间机构都行动起来的时候,主掌亚利桑那的共和党官员,却几乎没采取任何措施阻止病毒传播。除了口罩授权、商业封锁和资源调度缺乏,特朗普政府还大幅削减对土著社区的资助。\u003c/p>\u003cp>就连联邦政府的纾困法案,在全国推广时,救援资金也迟迟没到纳瓦霍。\u003c/p>\u003cp>“许多人觉得,联邦资金的拖延让我们掉队了。还有人记得,特朗普政府在今年3月撤销Mashpee Wampanoag部落的保留地位。”艾丽·杨说,部落的关键援助被拖延数周,加剧了疫情的爆发。\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832BED60FF98A733105DB91D280D23DDC7D42944_size46_w800_h552.jpe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69%;" />\u003c/p>\u003cp>今年5月,亚利桑那一个新冠检测中心,护士给一名纳瓦霍妇女做检测。图片:法新社\u003c/p>\u003cp>\u003cstrong>纳瓦霍族人转向支持拜登\u003c/strong>\u003c/p>\u003cp>新冠袭来,自生自灭的颓丧之气弥漫纳瓦霍。\u003c/p>\u003cp>今年10月,拜登和竞选伙伴卡哈里斯,发布针对印第安人的全面计划,强调加强土著部落和联邦的关系,并解决医疗健康和资源不均等问题,给了土著社区更多希望。同时,拜登还在亚利桑那面见了纳瓦霍族主席,许下一些承诺。\u003c/p>\u003cp>另外,印第安人跟特朗普也不算和睦。2017年,刚上台的特朗普就签署了一道得罪原住民的的命令——同意一条从加拿大到墨西哥湾的输油管项目重启。这条长1900公里的管道,穿越美国南北,也穿过印第安人的保留地。因担忧破坏环境,遭原住民强烈反对。2015年,奥巴马曾一度拒绝该项目。特朗普执意重启后,因多方反对,管道建设仍暂时搁浅,但如他连任,亦可随时恢复。\u003c/p>\u003cp>对共和党不满的纳瓦霍族人,转而支持民主党。\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0BA6E755E0B2309525421EA0D20E83FBB4EC9ADB_size73_w800_h562.jpe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70.25%;" />\u003c/p>\u003cp>一些纳瓦霍人居住地非常偏僻,参加投票相当困难。图片:法新社\u003c/p>\u003cp>2020总统大选给了印第安人一次机会。可坏消息是,印第安选民投票率一直低于其他族裔。根据美国原住民权利基金会(Native American Rights Fund)最近的报告,美国只有66%的原住民进行选民登记,100多万合格选民没登记,更别说投票。\u003c/p>\u003cp>在印第安人保留地,压制选票问题也十分猖獗。例如,亚利桑那州斯科茨代尔市(Scottsdale)面积约296平方英里,有12家邮局,但面积超过2.7万平方英里的纳瓦霍族自治区,却只有26家邮局。甚至有的印第安人社区,根本没设邮局。\u003c/p>\u003cp>一些纳瓦霍家庭住的很偏僻,离最近的邻居都几英里远,那里没具体的街道地址,更别说投票箱。据说,有纳瓦霍人要通勤100英里(约161千米),才能到达最近的投票站。但美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150多个土著社区中,超四分之一的居民没汽车。\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7AF5DF3FA894A80EF511DA5EC0DB17D4A84AA5DA_size53_w800_h553.jpe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69.125%;" />\u003c/p>\u003cp>五月新冠大流行时,在亚利桑那州,公益组织给一个没自来水的纳瓦霍族家庭送水。图片:法新社\u003c/p>\u003cp>对纳瓦霍族人而言,参加现场投票很难。邮寄选票数周才能到达——如果能到达的话。如今新冠大流行,几千万人通过邮寄投票的方式参与大选,原住民领导人担心,他们会普遍丧失选举权。\u003c/p>\u003cp>“深红”州亚利桑那,到处都是退休的白人保守派。人们曾笃定,这里仍是特朗普的天下。然而,深知每张选票重要性的艾丽·杨,听到权威人士形容亚利桑那有“共和党基因”时,她怒不可遏。\u003c/p>\u003cp>“这惹恼了我,”感到被忽视的艾丽·杨说,“亚利桑那有土著基因——无论是我们的土著社区,还是拉丁裔社区,也是这片土地的原住民……我们要证明他们是错的。”\u003c/p>\u003cp>“我们要重新找回我们投票的方式,我们要重新找回亚利桑那州。”\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9A87B5C0A969C5F3D930074B59AE5B2E7671A9CD_size75_w640_h640.jpe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100%;" />\u003c/p>\u003cp>纳瓦霍族人带着孩子,骑马去投票。图片:网络\u003c/p>\u003cp>艾丽·杨坚信,土著选民虽然常常被遗忘,但是他们是改变选举的重要力量。尤其在亚利桑那州,拥有6.7万合格选民的纳瓦霍族人,能起到关键作用。\u003c/p>\u003cp>“如果有平等的投票机会,我们的(投票)人数就会激增。”\u003c/p>\u003cp>身为“保护神圣”组织联合创始人的艾丽·杨,开始鼓励纳瓦霍人进行选民登记。并组织原住民完成今年的人口普查。她说:“起初我们的重点是救济新冠,但现在,我们已把注意力转向大家一生中最重要的选举。”\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2A52657C26361F4FC068E534CA75BE38BEC1DDEF_size45_w768_h432.jpe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56.25%;" />\u003c/p>\u003cp>许多年纳瓦霍选民对投票并不感兴趣。图片:网络\u003c/p>\u003cp>\u003cstrong>年轻人,“骑马去投票”\u003c/strong>\u003c/p>\u003cp>回溯历史,直到1962年,印第安人才在美国每个州都获得投票权。但此后,土著人的投票之路并不顺畅,包括2018年中期大选,很多纳瓦霍选民的身份证就被认定为无效。\u003c/p>\u003cp>纳瓦霍族人投票受阻,也不愿去投票。年轻原住民更是缺乏投票动机,他们常抱怨,为什么要加入对部落毫无用处的“殖民体系”,何况自己“对全国各地的分裂感到失望”。\u003c/p>\u003cp>于是艾丽·杨提出更新颖的想法——“骑马去投票(Ride to the Polls)”。\u003c/p>\u003cp>这一计划主要为激活年轻人。在纳瓦霍族社区,骑马很常见。马在纳瓦霍文化中是一种神圣的动物。骑马投票有仪式感,年轻人会感到新鲜,骑行也能让他们领略到部落的文化传统。\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AF348C0133773B984072176204D44807B3F0D279_size50_w800_h450.jpe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56.25%;" />\u003c/p>\u003cp>阿莉·杨(左)多次带领纳瓦霍人,前往投票站投票。图片:Talia Mayden for HUMAN\u003c/p>\u003cp>10月初,最早一次的“骑马投票”行动开始。艾莉·杨带领几十名成员,大多年龄在18岁到30岁之间。从纳瓦霍县Church Rock,到亚利桑那Kayenta投票站,近30公里的旅程,绕峡谷和山地行进。\u003c/p>\u003cp>临出发,穿上马鞍前,艾丽·杨的母亲还小心翼翼地给女儿系上部族的传统腰带——这条腰带通常是族内妇女在分娩时使用的,并为她戴上传统的绿松石串珠。“我们这样做是为了纪念为投票权而战的祖先,所以我想穿传统服装。”艾丽·杨说。\u003c/p>\u003cp>带着热情和使命,几十名选民骑在马背上,骑行两三个小时,最后到达投票站。艾丽·杨认为,骑马投票是一种向纳瓦霍人祖先致敬的方式,“这也提醒我们,战斗的目的,不仅是保护我们的文化,也是保护我们神圣的土地和地球母亲。”\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582DF2471D3FEE86BC722D855684752F28382EC3_size437_w800_h451.pn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56.375%;" />\u003c/p>\u003cp>纳瓦霍妇女露辛达·杨(Lucinda Young)骑马投票时,带着儿子前来参观投票。图片:网络\u003c/p>\u003cp>在旅途中,一些人举着拜登-哈里斯牌子。另一些人则挥鞭向前,直奔投票点。一位名叫露辛达·杨(Lucinda Young)的纳瓦霍妇女,还带着儿子前来参观自己投票。\u003c/p>\u003cp>艾丽·杨团队把这些全部记录下来,发布在社交媒体上。他们向几十万纳瓦霍人呼吁,“套上马鞍,骑10英里去投票,让人们听到我们的声音。”\u003c/p>\u003cp>到了10月底,当艾丽·杨再次组织队伍来票站投票时,还遇到一群其它地方的原住民前来投票。这些人说,他们通过社交媒体和口口相传,听说了“骑马去投票”的计划。\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50DD74E16FF06A7BC0598CF361297E38F53A53C0_size67_w800_h800.jpe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100%;" />\u003c/p>\u003cp>艾丽·杨推出“骑马去投票”计划,激励年轻人去投票。图片:网络\u003c/p>\u003cp>“骑马去投票”的创意,最先来自于艾丽·杨的父亲,因为对不被看好的选举感到沮丧,他萌生前往投票站时,融入部落文化的骑行想法。\u003c/p>\u003cp>“父亲的设想是,我们骑马保护族人,”艾丽·杨说,自己很快意识到,骑马投票是让纳瓦霍人对投票感到兴奋的最佳方式。\u003c/p>\u003cp>就像艾丽·杨的父亲——58岁弗兰克·杨,这位出生在印第安保留地,并一直在这里生活的老原住民,一开始并没有被鼓励去投票,他最近对开车和投票都感到厌倦,可一想到骑马投票,就充满了动力。\u003c/p>\u003cp>出发投票那天,弗兰克·杨比女儿还有仪式感,他在所骑乘的马的耳边“风语”,“它给我以力量,我希望它给我们国家以力量。”\u003c/p>\u003cp>“带回一种部落的感觉,”望向远处的山脉,戴着浅色牛仔帽的老弗兰克·杨说,“看到族人骑马跟在后面,我们去投票站,既兴奋又自豪。”\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13A618341FADA7FF94540E9EBD78B15F87F497A8_size445_w800_h764.pn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95.5%;" />\u003c/p>\u003cp>弗兰克·杨(左)和女儿艾丽·杨。图片:网络\u003c/p>\u003cp>\u003cstrong>印第安人提前判特朗普“死刑”\u003c/strong>\u003c/p>\u003cp>自10月以来,艾丽·杨多次组织族人骑马去投票。\u003c/p>\u003cp>虽然这些活动规模的不算并大,但“骑马去投票”,尤其是“去投票”的理念,激活美国各地土著人的激情。艾丽·杨收到过其它部落成员的信息,这些人备受鼓励。\u003c/p>\u003cp>“他们告诉我,在看视频后,他们也出去投票了,”艾丽·杨说。“人们被我们的文化,被我们一直为之奋斗的东西所激励,这让我感到自豪。”\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FD4FCC1C989DDA9152B9533C00EF4B52D2790E44_size64_w800_h524.jpe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65.5%;" />\u003c/p>\u003cp>11月3日,美国总统选举日,艾丽·杨又带着一批族人去投票。图片:网络\u003c/p>\u003cp>纳瓦霍人并不孤独,其他印第安人部落也倾向于支持民主党。包括霍皮人(Hopi)、白山阿帕奇人(White Mountain Apache)、帕斯夸亚基人(Pascua Yaqui)和托霍诺奥厄德姆族(Tohono O’odham Nation)。尤其是托霍诺奥厄德姆族,为给特朗普力主修建的边境墙让路,他们的墓地被亵渎了。\u003c/p>\u003cp>更多类似艾丽·杨领导的组织也在发挥作用。例如,“犹他州乡村项目”(Rural Utah Project)与谷歌合作,使用GPS定位,为亚利桑那4000名原住民登记选民信息。五月新冠封锁结束,他们还把成印有投票信息的传单,装在密封塑料袋中,放在原住民家的门口。\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A6E80913CAF22210BF7C7203E8B62D4694474F0B_size92_w720_h720.jpe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100%;" />\u003c/p>\u003cp>亚利桑那的白山阿帕奇部落跳舞去投票。图片:网络\u003c/p>\u003cp>正是这些基层的选民动员运动,影响了大选走向。《纳瓦霍时报》估计,纳瓦霍族人对拜登的支持率为97%,纳瓦霍人投票率也接近历史最高水平。在亚利桑那较大的城市,凤凰城和图森,也被认为是压倒性地支持拜登。\u003c/p>\u003cp>11月8日,有亚利桑那记者,在推特上分享两张地图,一张是该州22个部落的分布图,另一张是2020选区选举结果图。对比之下,原住民聚集地,大多数“翻蓝”,拜登在印第安部落中大获全胜。\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F0872BA0CD419237B811A8EFB0BDE040B68B8848_size327_w684_h784.pn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114.61988304093566%;" />\u003c/p>\u003cp>亚利桑那记者分享两张地图,对比之下,该州原住民聚集地,大多数“翻蓝”。图片:网络\u003c/p>\u003cp>11月3日晚,美国总统大选之夜,美联社和福克斯新闻,在多个摇摆州,包括亚利桑那都还在继续唱票之时,居然率先把亚利桑那的11张选举人票判给了拜登。\u003c/p>\u003cp>这引发特朗普的强烈不满。有报道说,特朗普曾亲自打电话给福克斯老板默多克——要求这家原本一向支持自己的保守派媒体撤回决定,但遭到了拒绝。\u003c/p>\u003cp>因为福克斯新闻似乎已窥见了秘密:印第安人对特朗普的连任,提前判了“死刑”。\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B1BD8711E05D93CC9CFB60789D7D2FC7BD429461_size125_w768_h512.jpe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66.66666666666666%;" />\u003c/p>\u003cp>纳瓦霍族人骑马去投票,帮忙拜登打败特朗普。图片:网络\u003c/p>\u003cp>————\u003c/p>\u003cp>请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全现在”,朋友圈的世界也会不一样。\u003c/p>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足球即时比分直播时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18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